L’OFFICIEL杂志封面专访:凯蒂佩芮闻见雏菊

  • 发布日期: 2021-06-02
  • 分类: 新闻

透过屏幕观察凯蒂·佩芮(Katy Perry)那晶莹剔透的眼睛,她坐在她加州住宅的后院里,我不得不说她有两副面孔。因为多年来我见证了她的两个截然不同的形象。一个是凯蒂·佩芮,这个曾经是教会的孩子变成了卡通风格的大明星,她打破多个记录(包括一专五冠,这种只有迈克尔·杰克逊可以相提并论的记录),创造了有史以来收视率最高的超级碗中场秀,并成为推特上最关注人数最多的女性。然后,还有凯瑟琳·哈德森(Katheryn Hudson),她在2012年的纪录片《我的点滴(Part of Me)》中首次向世人展现了她最真实的一面,该片捕捉了她124场“加州之梦(California Dreams)”巡演的前前后后。捕捉了她的婚姻内幕和无法呼吸的眼泪,我们瞥视着哈德森,她穿着她标志性的旋转薄荷糖胸罩裙子,吃着馅饼,看起来像餐后的薄荷糖,这一切都组成了凯蒂·佩芮。一个虚伪的微笑在她的脸上浮现,她变成了现实生活中的Velma Kelly*(只不过她没有杀过人),随着《芝加哥》的 “All That Jazz”音乐登上舞台。

* Velma Kelly:音乐剧《芝加哥》中的女主角,是个谋杀了自己丈夫的杀人犯,但在剧中一位律师的营销下被打造成一个可怜的受害者形象,因此声名大噪。

但对凯蒂佩芮来说,时间和经验带来了一些梯度。“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历了一个真正的旅程,过去我能在服装、灯光、道具和剧院里找到乐趣。但现在我在家里有另一种生活了,它非常小但已经足够” 她说。“现在的我不觉得我必须时时刻刻‘开启营业模式’了,我想这是因为我已经弄清楚了我的职业和个人生活的平衡。我已经把两种生活编织在一起,成为一个合格的有用的人了......差不多吧。” 她自己都觉得她说的这些自我反省的话很搞笑,尴尬的气氛被她的笑声一扫而光。“我曾经对不化妆就出门感到非常不安。即使是像这样的事情,我也会想,‘让我们做一些基本的头发和化妆吧’,而现在我只会想,‘你知道吗,我自我感觉很好。我知道我是谁。你怎么看我又关我屁事。’” 我想起了鲁保罗的经典台词。“除非他们要为你付账,否则就别理这些婊子。”

 

我立刻被她迷住了——她穿着运动胸罩,脖子上挂着两条项链(一条写着“黛西德芙(Daisy Dove)”,另一条是定制的花朵形状),而且,正如她所说的,她脸上没有化妆。她在说真话,而我正在吃东西,小心翼翼地没有留下面包屑。也许这是一种经过设计的符合官方人设的回答,就像她以前在胸罩里喷射出奶油一样,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但我选择相信她是很真性情的人,嗯......她很真实。问题是,反正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为什么要生活在不确定中?

可以说,也应该说,这一年对佩芮来说是个大年。去年8月,她与她的伴侣,演员奥兰多·布鲁姆,生下了她的第一个孩子 —— 黛西·德芙·布鲁姆。两天后,她发行了她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微笑(Smile)》,许多人认为这是对她熟悉的流行音乐和朗朗上口的口水歌的回归。几个月后,今年1月,她在林肯纪念堂前现场演唱了她的歌曲《烟火(Firework)》,以庆祝总统乔·拜登和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的美国总统就职典礼。这些事情的发生都是设计好的。比如专辑的主打歌“雏菊(Daisies)”是写给她的女儿Daisy的,而华盛顿特区的演出也是因为她的意愿 “我想到了我的女儿[当她36岁时],我心想‘我将留给她一个什么样的世界?’所以我真的在为气候变化和正在采取重大胆措施来解决这个问题的国家领导人而歌唱。” 在疫情期间,她仍然花时间去做一些正常人做的事,比如看《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和《继承之战(Succession)》(她再三强调“这是最好的电视节目”),并重新爱上了读书。她目前最爱的书?大卫·布鲁克斯的《第二座山峰:对道德生活的追求(The Quest for a Moral Life)》。

 

正是因为疫情在家里与家人相处的时间延长了,使她有能力重新调整。“我很感恩我没有想着继续不断地攀登事业的高峰。我曾经想‘我认为还有另一座山可以攀登,它的景色同样美丽,甚至更有成就感’”。在许多方面,黛西的存在依然允许佩芮在没有批评、比较、期望或害怕失败的情况下进行音乐创作——在她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她一直被这些种种的困扰所束缚,很大的原因是她从事业的开始就取得了空前的成功。“作为一个表演者,我总是依赖外界的爱和接受以及认可,而这最终会在某些时候动摇” 她承认。“当你有一个孩子时,你有一个人看着你,不知道你简历上的任何东西,不知道你的银行账户余额,不知道任何东西,只是爱你的人。这是血浓于水的爱。这就是......我认为我正在寻找的一切。”

黛西的出生给佩芮带来了一种人生圆满了的感觉,并帮助她治愈了多年来形成的心灵创伤。“我总是觉得,在我内心深处,我需要爱的时候我想是每走一步路就会受到一些伤害。” 她说道,她的眼睛慢慢地转动到她脑海中其他地方。“而我的未婚夫在真正帮助我弥补了这一点。但这只是在表层之下,如此之深。它就在那里,那种爱就在那里。” 她穿透力强的目光又回来了,专注而肯定。“我听说过无条件的爱,但现在我真正体验到了它。我有了一种人生圆满的感觉。”

正是在与布鲁姆的这种关系中,以及现在他们美丽结晶的黛西,这种蜜月阶段——或者像Carrie Bradshaw曾经说过的“心儿怦怦跳”——现在这种感觉似乎没有尽头;通过时间的推移,这种深层的基础已经延伸到深处,到了以前内心封闭的深度。只要一提到她的未婚夫,佩芮那富有感染力的笑容就会绽放。她说:“我了解他以及他怎么当父亲的。” 布鲁姆与前妻米兰达·可儿有一个10岁的儿子弗林(Flynn)。“他总是为了他的儿子提供陪伴,我知道他的努力和他付出了多少,我想这是我做出和他生孩子决定的原因之一。我当时想,‘这是我未来孩子的父亲。’我可以看到他的善良、同理心、关怀和温柔。这些就是我想要的。我当时心想‘好吧,这很不一样’。而这是他的第一个女孩,所以这对他来说是完全不同的感觉。我真的非常感激能拥有他。而且他总是能带给我很多情感上的需要,这对我来说是独一无二的。”

 

像许多新妈妈一样,或者说任何在过去一年中处于孤立状态的人都是如此。—— 凯蒂佩芮正在利用这些重大生活转变来反思她的生活。“我过去35年都用在发号施令,做我想做的事,在世界各地飞来飞去,顾及我的事业,”她说。“现在我有更大的责任来照顾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礼物。它让你感到人类的脆弱,让你想起你自己的童年,让你想要用跟你父母当年对待你不一样的方式来养育子女。我想以不同的方式来养育孩子”。但是,当然,她也有所保留。“我对成为一个母亲感到紧张” 她承认,她说她进行了一次“疗伤之旅”,以弄清楚为什么她的心态会这样,找到了问题的根源,并做了工作来解决。“现在我明白了。现在我意识到问题在哪儿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每天我都在想 ‘我们什么时候去散步?我们什么时候去游泳?’ 我曾经有一个很美好的12年职业生涯,那12年里我没有这个小捣蛋鬼在身边。疯狂地在这个世界里冒险,这样的生活的确很棒。但有时,只是把球扔在草地上,看着女儿因为狗狗在捡球而开怀大笑,这样的生活也很好。”

雏菊,山峰,草地。也许人类说的是真的,大自然是可以治愈心灵。佩芮显然爱上了一个比在聚光灯下接受掌声更宁静的世界,对这样的生活她说这可能是无法抗拒的。“你必须学会如何从燃烧的汽车中活着出来。每隔一段时间,你可以回去然后说,‘这是我的魔术表演呀’。我认为音乐和信息对人们来说可以赋予力量的,是有帮助的,但你不希望它成为消耗品。你会想开辟一个真实的生活。”

这种真实的生活,或者像凯蒂·佩芮所说的“很小但已经足够”,意味着有充足的时间与她的家人在一起——不仅仅是跟奥兰多和黛西,还有他们的大家庭,包括父母以及她的弟弟和姐姐。有吃Taco的星期二和吃煎饼的星期日,而且还有爵士乐和丹麦煎饼(她的姐夫是丹麦人)。“当你花很多时间和你的家人在一起时,你就会有很多机会治愈你的心灵。”

 

她也开始考虑她的未来——不仅仅是包括即将到来的拉斯维加斯驻场演出和与宝可梦合作的新歌《电力四射(Electric)》,而是更远的未来。“我人生的下一个阶段是什么,是什么样子的?以及我在哪儿才能得到满足感?我一直有这样的梦想,就是去学校学习心理学,或者心理学和哲学都一起学。我知道一旦我进入教育机构学习,我将看到所有这些我想学习的科目。我知道那是我未来的计划,但目前而言拉斯维加斯绝对是第一顺位的。”

今年冬天开幕的驻场演出将看到凯蒂佩芮加入一个全明星轮换阵容,包括Céline Dion, Carrie Underwood, 和Luke Bryan 以及Zedd 和Tiësto都将在新建的拉斯维加斯名胜世界演出。回到舞台将标志着凯蒂佩芮自疫情以来第一次现场表演。当我问她回到舞台上是否紧张或有任何顾虑时,她笑了,明确表示她的开关在需要时可以非常容易地重新打开。“我知道,当我回到舞台上时,我会尽我所能,全力以赴,就像我一直在做的任何项目一样。但什么时候才是终点呢?我从13岁起就一直在事业上忙碌,现在我真的只想停下来闻一闻花香。”


    相关内容

    L'OFFICIEL - Summer 2021

赞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