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bile APP
  • weibo
  • weixin
  • twitter
  • tweibo
  • RSS
  • email

走进Katy Perry的越南之旅

  • 发布日期: 2016-06-29
  • 分类: 特设
本文由 Katy Perry China 翻译撰写,转载请先经过同意!

上个月,我穿过差不多8000英里到达越南宁顺省,这是一个在越南南中部的农村地区,并且是这个国家最贫困的地区之一。
宁顺省的迷人的海岸线风景与这里的荒寂形成鲜明的对比,在那片土地上尽是难以攀爬的山坡和破旧的木屋。住在这里的人民每天遭受着贫困带来的挣扎,主要包括缺乏高质量的医疗和教育,气候变化带来的粮食不稳定,缺乏干净的水源和卫生措施,以及缺乏就业机会。

我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以下简称UNICEF)在这片土地上花了4天时间,与那些困难儿童和家庭见面,并且越来越强烈地认识到我们应该做什么去解决一些国家的弱势儿童面临的不平等。
 
Katy Perry: 我遇到的孩子们都拥有令人佩服的梦想,我们必须为了他们的梦想去奋斗,帮助处境劣势的孩子,让他们在生活中能有公平的机会,这不仅是一个简单的善举,更是打破贫困恶性循环、提高儿童健康、教育和福利的最好的方式。
 

第一天

我的第一站是广山特殊学校,这间学校给予残疾儿童受教育的机会,差不多30多位4-15岁的孩子在这里上课,课程包括艺术、阅读写作和体育,这里有三位专用教师,其中有两位老师是姐妹,她们让我在教室里旁听,我像一个听力有障碍的孩子和其他孩子们用手语交流,那些听力正常的孩子也学习手语,来和其他孩子们相互交流。孩子们教会了我几句话,比如“天使”,我能在教室里找到她们的化身—— 那些充满热情和耐心的老师,她们是真正的天使。



在广山特殊学校见到的30个孩子只是很幸运的少数人,在越南有130万残疾儿童,而他们之中只有不到一半的人有机会进入学校,我不敢想象,如果没有这间学校,这些孩子们该怎么办?谁还会和他们一玩耍?他们要怎么交流?当他们的家人在田地里干活的时候他们能做些什么?他们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

第二天

第二天我很早就被叫醒,为了去一个农村医疗中心,他们记录并为孩子们体检,给那些营养不良的孩子们营养支持,我遇到了22岁的Chamale Thi Ngich以及她的2岁半的孩子Cuong,Ngich告诉我她的孩子生病以后体重停止增长,他变得越来越瘦弱,Ngich把他带到医疗中心的时候只有16.5磅,远远低于这个年龄儿童的正常体重10磅。


自从收到医疗中心最初的重症监护,以及每周的医务人员到家的出诊治疗,医疗人员给了Cuong高营养的饼干,在短短的三个月里,他体重增加了3磅。他的母亲告诉我,自从他接受治疗以后变得越来越活泼了,我看到他在这里活蹦乱跳的样子,真心他的身体能越来越健康。
本文由katyperrycn.net翻译撰写 禁止随意转载 

第三天

我在第三天的第一站,去了Phuoc Chinh公众幼儿园,有127位2-5岁的儿童在这所幼儿园里,其中98%是拉格莱族人,拉格莱族是越南50个民族之一,看到他们能在一起欢笑、玩耍、学习,让我觉得幸福无比,这所幼儿园教育孩子们越南普通话,大多数孩子只会说他们当地的方言。这些孩子们进入小学的条件中,要求会说越南普通话是很关键的一点。在越南,有超过95%的儿童可以完成小学教育,但是在少数民族里只有不到70%的孩子能完成小学教育,这是不公平的。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越南所有的孩子都有机会获得学前教育,并且给予他们走向成功所需要的工具。



在和这些小家伙们度过愉快的游戏时间之后,我前往吴权初中看望那里的学生,学校里有200多位年龄层在11到15岁的学生,其中90%人是拉格莱族人,这些学生的家长多为农民,他们陷在世代都是贫困农民的恶性循环中。
这些孩子都希望能打破世代贫困的循环并为家庭创造美好的未来,我遇见了理想成为医生和老师的人,其中一个女孩子让我想起了青春期的我自己——她告诉我她想成为一个音乐家,她还唱了“Firework”给我听,她的歌喉让人惊讶。


UNICEF在越南努力帮助那些年轻人美梦成真,无论他们是残疾人还是少数民族,解决全国孩子遇到的不平等待遇,UNICEF同样也在助力清楚歧视。

第四天

我在越南的最后一天,我看望了一位叫Up的18岁女子,她和她的丈夫以及3个月大的孩子住在临时帐篷里,Up和她的丈夫为了支撑他们家庭的生存工作的非常辛苦,Up告诉我,她和她的丈夫在小时候曾想去上学,但是学校无法接收他们,因为他们没有出生证明,最后她们只能像他们的父母一样,做一个农民。



我问Up了有没有为她的孩子注册出生证明,这样至少他的孩子有资格去学校,在她回答我的时候我心快要碎了,她说她也很希望这样,但是因为她和她的丈夫都不认识字,所以他们无法填写出生证明的表格也无法支付注册费用。幸运的是,UNICEF联系了当地的社会工作者来与这家人见面,再想办法为他们的孩子注册弄到证明,这样当她长大了,她可以获得更好的机会。道理很明确,如果你出生时没有注册,你等于不存在,没有注册出生证明的孩子没有办法在学校报名上学,更没有办法获得救命的医疗保护,比接种育苗。未注册出身证明的孩子甚至可能遭受被拐卖、被迫劳工、童婚而无法收到法律的保护。
无论你住在哪里,一份简单的出身证明可以决定你不同的未来。

我带着五味杂陈的回忆离开了越南,我很感谢那些与我分享生活的孩子们,我爱他们的精神和毅力,而且我知道,只要有适当的帮助,他们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看到UNICEF可以广泛地帮助越南各地最弱势的儿童,我深感自己的卑微,UNICEF帮助孩子们跳出世代贫困的循环。我们必须共同努力,反对那些不公平,并且给予孩子们公平的生活。
 

本文由Katy Perry China独家翻译撰写 ,转载请先申请同意,若您十分想要分享给你的的朋友请复制网页链接.

英文原文:http://blogs.unicef.org/blog/katy-perry-in-vietnam

赞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