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公众号
  • 抖音
  • B站
  • Twitter
  • E-mail

【洛杉矶时报专访】沮丧,伤心欲绝,然后自省: Katy Perry的重生

  • 发布日期: 2020-08-14
  • 分类: 新闻



​在2000年1月1日午夜0点的钟声敲响时,凯瑟琳·哈德森(Katheryn Hudson)和她的家人聚集在家中,为世界末日做准备。她的父母,都是五旬节的牧师,他们在车库里准备了许多罐头食品。因此,在“千年虫”的前夕,他们关上了门窗,并命令他们的三个孩子与他们一起祈祷。

* 译者注: “千年虫”指的是一些旧的计算机程序的智能系统由于其中的年份只使用两位十进制数来表示,因此当系统进行跨世纪的日期处理运算时(从1999年的12月31日跨到2000年的1月1日时),就会出现错误的结果。当时人们认为“千年虫”会造成大量交通信号失灵、股市崩溃、大停电等问题,进而造成“千年虫”世界末日。

当然,世界末日并没有来。但是,如果有的话,当年这位15岁的年轻人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这位年轻人就是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的Katy Perry。

她说:“我生来就是在一个乱世之中。所以风雨越强我越茁壮。”

在35岁时,凯蒂佩芮仍然不会轻易就被乱世吓到。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她怀着孕还能继续工作,她并称其为“我计算之内的风险”。在伯班克一间定期消毒的仓库里,在10名工作人员进行了新冠病毒检测的前提下,她为即将发行的专辑《微笑(Smile)》拍摄了MV和其他宣传材料。尽管她专辑的发行日期快到了,但她并不担心马上要生下她的第一个孩子。她说“痛苦终将过去,这是暂时的。”

 

这也是她与唱片公司Capitol Records推出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微笑》所表达的主题。专辑里的歌曲写在过去的2年半中,这张专辑讲述了凯蒂佩芮一生中最艰难时期的故事。在她自我反思的期间,她兼顾了浪漫的生活和她在乐坛的位置。她和演员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先分手然后复合,他现在是她的未婚夫,不久将与她结婚,并迎来一个宝贝女儿。她2017年的专辑《见证(Witness)》未能像以前那样引起歌迷共鸣后,她奋力挣扎。这是她第一张没有获得冠军单曲的专辑,自2008年以来,她已经有了9张冠军单曲。

她在“Smile”的同名歌中这么唱道。“每一天,都像土拨鼠日一样重复,每天感觉反反复复似乎一切都是虚幻。感觉这不是我,不是最好的我,仿佛我考砸了上天对我的考验。”

尽管歌词里这么说,但她的新歌没有负面情绪的气氛。这张专辑在瑞典,新西兰,圣塔芭芭拉等不同地区录制,并与包括Zedd和Charlie Puth在内的不同音乐人合作,它仍然是标准的Katy Perry风格:乐观,有趣,霓虹灯流行音乐。正如她所说:“这是一张非常励志的专辑。音乐充满希望韧性和快乐,我希望它能点燃每一个听了这些音乐的人的心灵。”

即使怀孕九个月,凯蒂佩芮仍然注重外表美丽。她一直都像一个夸张的流行公主,戴上荧光色假发,在卡通鲨鱼旁边跳舞或从胸里射出奶油。如今,她比较安静:她今天穿搭的主题是波尔卡圆点,搭配风格一致的头领发箍和耳环的连衣裙。她坐在国会唱片大楼的院子里,那里的两把椅子被放置相隔六英尺,旁边准备了一瓶洗手液和一盒湿巾。

凯蒂佩芮表示,在怀孕期间发行专辑并不是计划中的。“Smile”专辑最初应该在6月发布,然后定在8月14日发布,现在改到了8月28日。实际上,当一个母亲并不是她一直追求的目标。她帮助了她的姐姐两次在家中接产,她在浴缸中“站住了脚”。但是当她看着自己的姐姐已经抚养了两个孩子时,Perry担心她是不是骨子里就没有她姐姐那样母爱的本能。

她看着自己的大肚子说:“如果是五年前的我,当我我有了以后我会抓狂大喊'把它弄出来!' 但是后来我追溯了自己成长过程中对此感到不安全的原因。然后我重新自我反思。我们的大脑确实具有可塑性,你可以随时调整你的大脑。”

她谈到2017年抑郁症发作的时候也说了一样的故事。她做了冥想、她吃了药。她尝试了霍夫曼疗法,这是一次自我反思性的劝解会,她形容这个疗法把10年伤痛都集中在一周里治疗了。她说,她是个做“减法”型的人 —— 喜欢检查自己的待办事项。她会察觉到问题,然后发现问题,最后解决问题。

并不是说她这个人本身就特别渴望工作。她说,多年来,她通过旅行、购物和吃东西分散注意力。直到“地基开始晃动,几颗螺丝开始脱落”时,她才意识到一些坏东西已经上门了。

她说,那时她和奥兰多·布鲁姆已经分手了,因为她“还没有为成熟做好准备”。而他是个愿意探究自己内心黑暗面的人,他每天早上7点就醒来,然后念1个小时的经。

过去,当她体会到恋爱失败时——比如她和罗素·布兰德(Russell Brand)于2012年离婚,然后她与约翰·梅耶(John Mayer)和Diplo约会过一段时间 — 她就把心思投入在工作里。毕竟,她在事业上有巨大的成功:千万首阙歌轮流上榜,例如 “I Kissed a Girl”,“Teenage Dream”,“Firework” 和“Roar”。她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女性歌手也是迈克尔·杰克逊之后的第二个歌手能够在一张专辑里收获5张冠军单曲。 她有着坚定不移的粉丝团体:KatyCats。据报道,她担任“美国偶像”评委的出场费为2500万美元。

但是后来她的专辑《见证》没有获得成功。纽约时报批评她为“没有文化内涵的流行歌手”。她的社交主页被网络喷子所淹没。

Katy Perry说:“我认为宇宙就像 - ‘好吧,看我们怎么让她老实一点’ ,我脑子里充满了负面的想法。我大脑里的员工不想为未来做计划了。当时我还觉得我的状况属于自己可以控制住的范围以内,我可以对我的头脑说:'我要伤害我自己了,我要做傻事了,你们等着瞧!' 但实际上,我要演给谁看啊?”

她找到了Sia这个知己,当这位以“Chandelier”走红的歌手在2014年获得成功时,她们就认识了。起初,Sia开玩笑说Katy Perry是她的好莱坞导游,Katy不仅帮助她找私人医生打电话,还想办法把她列入麦当娜格莱美晚会的名单。但是当她们经历了一些心理上的治疗以后,她们之间的联系更加牢固了,Katy Perry“以一种糟糕的方式”出现在Sia的家中。

Sia回忆说:“她当时彻底奔溃了,她和10个棒棒糖、小丑和伴舞一起在舞台上贩售着梦想、喜悦、幸福 —— 而有时候你自己却是那个最不开心的人。”

“我知道她很有上进心和野心,这一点从一开始就很清楚。但是我没有意识到她如此依赖自己心理脆弱的乐观的一面。她说过'我感到迷失了' 我认为这对她是一次巨大的打击,但这确实是她人生篇章里一次很好的旅程,因为现在她可以再次做音乐了。而在排行榜上拿到第一名并不会帮助到你的心理健康。”

在暗地里,Sia还在双方不认识的情况下分别跟Perry和Bloom谈论他们的关系。她说:“我会与奥兰多通电话,然后让Katy等会儿再打给我。” 当这对情侣最终在2018年复合时,Perry创作了"Never Worn White",这首歌说的是屈服于爱情和婚姻,她放给他听。

“他非常感动” Katy Perry 回忆道  “这是我能给他的最私密的礼物。”

说曹操曹操就到,奥兰多·布鲁姆正好打电话过来要跟她视频通话,当他们计划在当晚在比佛利山庄的家中晚餐时,她将通话开了免提。那里就是一周后她与我们视频通话继续采访时所在的地方。她在卧室里,但是她的时尚装饰也很让人上头:粉红色的雏菊上衣搭配差不多的头巾。

正如她所说,她的婴儿仍在“酝酿”中,她说她的身体有点点减速了。她必须更加小心地握住扶手才能下楼梯,并她需要整理她的医护包来以防不时之需了。她说,她很高兴能用“和我当年不同的养育方式”去抚养一个女儿,使她能拥有“选择和思想上的自由”。

她停顿了一下,说必须去尿尿,最近她经常需要上厕所。几分钟后,她拿着一杯水果回来。

“海枣”她说,将水果推近屏幕。“以前每当妈妈们跟她喊着要水果甜点时,我都说'去你妈的' 但现在我终于明白这种随时都想要吃东西感受了。”

自从在国会唱片公司外面坐下来以后,Katy Perry的名字成为了头条新闻 —— 并不是因为新专辑《微笑》要发行了。而是因为8月4日,她在推特上公开表态支持艾伦·德詹尼丝(Ellen DeGeneres),Ellen最近可是风口浪尖上的人,她被指控创造了有毒工作环境、虐待员工。许多网友批评Kevin Hart和Diane Keaton以及Katy Perry这些公开表态支持艾伦的名人,网友们认为他们对Ellen虐待员工的事情装聋作哑,根本没看到那些被职场欺凌的阶层。

Katy Perry为自己当时的推文作辩护说:“我只是说出我自己的经历,我有超过1亿人在Twitter上关注我,所以一定不会每个人都同意我的观点,我也不是要每个人都同意我的观点。”

她承认,她花了好几年时间的心理准备,她才能在社会热门话题上直抒胸臆。2017年,她被卷入Kesha与Dr. Luke的性侵案。

“我认识他们两个。当你同时认识两当事人时,这很糟糕。我只能说出自己的经历,而我自己(与Dr.Luke)的关系是健康的。我相信法律会维持公道,我也相信只有他们两个当事人才知道事情真相。”

自从她和泰勒·斯威夫特(Taylor Swift)重归于好 — Perry说,她意识到自己不能助长音乐界里女性之间相互撕逼的"古老传统"。她尝试聆听所有女性同龄人的专辑,通常是在长途汽车旅行中。最近的听的专辑包括Lady Gaga的“Chromatica”,Selena Gomez的“Rare”,Halsey的“Manic”,以及Taylor Swift的“Folklore”。

她谈到Taylor Swift新专辑时她说:“我超爱‘Tears Ricochet’这首歌。”

与Katy Perry相识两年的Dua Lipa说,Katy Perry是一直以来坚定了她要当女歌手这个梦想的偶像。Dua Lipa 15岁那年,她参加了Katy Perry在伦敦举行的一场演唱会,她那天可high了,以至于她在表演期间跳上了舞台。2018年,Dua Lipa在洛杉矶举行她的第一场大型演出时,Katy Perry惊喜现身给她鼓励。

“与一位我一直仰慕的人一起出去玩真是美梦成真了” Dua Lipa说到 “她就是她的音乐里体现的人格。我认为她真实的人设使得她在乐坛屹立不倒。从那次'California Gurls'巡演到现在,她的抒情和娱乐性一直都没有改变。”

Katy Perry非常同意对她的这个评价。她说,在《Witness》之前,她的音乐“变得有点甜过头了”,甚至自己都不喜欢。在“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中,她一直在“不断地检查和重新教育”自己,质疑几年前她坚定的信念有没有改变。

“我现在有了更多的意识,我再也不能只是一个幸福而无知的理想主义者,我不会只为爱情和人际关系唱歌。” 她坚持说道 “我的旅行让我有了新的观点,使我不仅了解美国,而且了解世界各地的文化,阶级制度和不平等现象。我现在仍在思考 —— 一个不舒服但必要思考 —— 现在正在发生。”

然而《Smile》里的许多歌曲实际上还是关于爱情和人际关系的,在“Never Really Over”中,她演唱了关于她和奥兰多·布鲁姆分手又复合的故事。

“Champagne Problems”说的是关于一对夫妇,他们经历了很多困难,但是最后一路顺风。

“Harleys in Hawaii”讲述了在度假时跟奥兰多·布鲁姆骑摩托车的故事。

与Katy一起合写了这首歌的Charlie Puth,他说,他与Katy Perry一起录音的经历“就像一个派对。她是一个严肃的流行音乐表演家,但她自己却从没发现这一点。”

Katy Perry不会说她不希望“Smile”获得好的商业成绩。只是她不再需要投射那种活力了,但是她知道,自从她在2008年凭借"I Kissed a Girl"首次获得排行榜第一名以来,音乐产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嘻哈音乐现在在排行榜中占主导地位,粉丝们可以通过在卧室录制跳舞视频带红TikTok歌曲,Katy Perry还说:“在新冠疫情发生之前,每天有30,000首歌曲出现在Spotify上。”

她说她的职业生涯曾经是她的全部生活。但这必须改变了,她必须改变将来生活的重心这样才能扩展她的人生。

她说:“我很感激我走出了长达十年、如何保持事业巅峰的紧张感,因为我已经拥有了那些成绩,亲爱的。 我仍然在创造记录,亲爱的。等你也能做到我的这个地步再跟我说话。我们是继续聊这个话题,还是可以聊点别的什么了?”

 


原文:https://www.latimes.com/entertainment-arts/music/story/2020-08-12/katy-perry-smile-orlando-bloom-pregnant-child
原作者:Amy Kaufman

 

赞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