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公众号
  • 抖音
  • B站
  • Twitter
  • E-mail

Katy Perry「人物」杂志封面故事:我太激动了我要有宝贝女儿了

  • 发布日期: 2020-08-08
  • 分类: 新闻

凯蒂·佩芮(Katy Perry)激动地等待着她与未婚夫奥兰多·布鲁姆(Orlando Bloom)的宝贝女儿的到来,但其实她并不是直到最近才做好了当妈妈的准备。

“两三年前,我对这个想法(当妈妈)非常恐惧。就像,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那太疯狂了。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这位35岁的歌手在《人物》杂志最新的封面故事里如此说道。

但是在经历了霍夫曼疗法 —— 一个为期一周的、帮助参与者深入研究童年时期留下的恐惧和负面思想的静修 —— 之后,她表示现在她的心态已经有了转变。

她说:“这(霍夫曼疗法)改变了我的生活,也改变了奥兰多的生活以及我很多朋友的生活。”她继续说 “这个疗法帮助我重新思考以前我对我自己的想法以及做事的习惯和方式。它给了我更多的自由。”

现在,这位美国偶像评委说她不再“害怕”把孩子带到世上。

凯蒂·佩芮说:“我很高兴能在我达到现在的状态之前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人生清单里的很多内容。”佩芮如此说道,他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微笑(Smile)》于8月28日发行。

她补充说:“我以前接收到的这种血浓于水的爱一直以来对我来说是一个旅程,我想马上我要拥有的这份血浓于水的爱也会很棒。”



如果她的宝贝女儿从小热爱艺术,这并不会奇怪,但佩芮说,她现在还没有什么期待。

“她有两个非常有野心、响亮、独立、有想法的父母,所以我想这会产生一些(对孩子的)影响。” 她如此猜想 “但也有可能她会很叛逆,或者成为一个待在角落里的书呆子也不一定。”

“但我们一定会支持她做任何事,我想她的到来对我们也是一门课。”

对于那些喜欢凯蒂·佩芮身上怪异幽默和独具一格的个性的粉丝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惊喜,但这位流行歌星坚信她的女儿将成为纪律分子。

“(奥兰多)会扮演好警察,而我会扮演坏警察的角色。我已经有未来教育孩子的画面了!” 她说。“我是三个'F'。我很有趣(fun),坚定(firm)但公平(fair)。我我觉得是这样的母亲。”

回顾自己决定成为母亲的旅程,凯蒂·佩芮说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我很高兴生孩子是我命中注定的事情。”

像其他所有人一样,凯蒂·佩芮也在2020年的疯狂暴雨中努力生活。

现在,这位流行巨星即将与奥兰多·布鲁姆成家,忙着宣传即将发行的第六张录音室专辑《微笑(Smile)》,并兴奋地为第一个孩子的出生做准备。

但是,由于冠状病毒大流行,凯蒂·佩芮被迫取消了原定的婚礼并推迟了专辑的发行(现在定为8月28日发行)。

这位35岁的美国偶像评委在最新的封面故事说:“每天你面临的选择都有所改变,而且你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尤其是在冠状病毒流行时期怀孕,这真是像坐过山车一样让人惊喜又让人紧张。”

但是佩芮说,在度过了“最黑暗”的时期之后,她具备了应付生活不顺的能力。

这位明星说:“我有一个很好的伴侣,有一个健全的头脑,继续做这项工作,我现在并不怕了。” 这位明星在过去几年中通过药物、治疗相结合而摆脱了严重的抑郁症。“我并不是那么坚强,并不是那么稳如泰山,只是这对我来说有点像是水流过鸭子的皮毛一样轻。”​

当她为发行《微笑(Smile)》做准备时(她说这张专辑是“充满希望,充满韧性,充满欢乐和爱的”),凯蒂·佩芮正在思考现在的状况与2017年的情况相比,当时她的专辑《见证(Witness)》未能像她往常一样打破各种记录。

“我在像是乘坐火箭飞船一飞冲天以后,哪怕当时只是轨迹出现了一点点的偏差,但最后感觉却像是发生了大爆炸。” 佩芮说当时她还暂时与奥兰多分手:“我花了两年半的时间试图找到自己的立足点。这还挺简单的,就是工作,工作,再工作,然后回避,但是我必须进行一次精神和心理上的休养。”

凯蒂佩芮说,她最低潮的时刻就像一场噩梦。“你觉得自己遭受了创伤,无法醒来。”

凯蒂·佩芮说:“这个治疗使我摆脱了对于'做一个最成功的流行歌手'的执念。我真的只想当一个普通人并找到我的生活的氛围。” 凯蒂·佩芮正在拥抱一个充满“家庭,爱与欢笑和安逸”的未来。

在她准备当妈妈的时候,她开始接受了霍夫曼疗法。现在她感到无比的放松。

她说:“我很感激我的所有经历,这些经历促使我拥有更强大更有格局的生活,我要继续活下去并且带一个新生命到这个世界上。” 她补充说道 “对那些痛苦的回忆保持感激非常困难,但结果上是非常值得的。”

赞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