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obile APP
  • weibo
  • weixin
  • twitter
  • tweibo
  • RSS
  • email

Katy Perry 登上2018年8月号澳大利亚版《VOGUE》杂志

  • 发布日期: 2018-07-19
  • 分类: 新闻
超级明星凯Katy Perry从她的世界巡演中抽出时间与她的好闺蜜Derek Blasberg聊聊爱情,生活以及如何对应名气。以下就是Vogue Australia 2018年8月刊的完整封面故事。

本文由 Derek Blasberg 撰写,全文以Derek为第一视角。
本文将于7月23日星期一发售于Vogue Australia的2018年8月刊。
本文由KatyPerryChina翻译,转载请注明出处。


现在正好是下午3点,我站在巴黎圣日耳曼大道和Rue Saint-Benoît街的拐角处。我穿着一件羊绒长袖polo衫,出了一点儿汗。Katy Perry,这位流行天后是我最不准时的朋友,已经让我在Café de Flore咖啡厅等了30分分钟了,这时候我知道有必要把晚上回纽约的航班改签晚一点了。我早就知道这种事会发生。去年,当我约好当Katy的男伴到名利场的奥斯卡派对前,我骗了她,把我们真正需要到达的时间说早了一个小时,即使我改早了时间我们还是迟到了15分钟。前一年,我陪她参加了Met Gala,当我准时到达要接她的地方时,她仍然穿着浴袍,因为她临时决定要把眉毛漂白。



到了下午3:10,我拿出手机给她发短信:“这位女士,我晚上可还要赶飞机呢。”我感觉我的衬衫下面有汗水,从我的后背滴下来。

Katy短信回答道 :“还记得当我们约好下午2:30见面时,我说我会迟到一点点吗?你看,我没撒谎。”该死,她是对的,她真的和她预言的一样,迟到了。

与Katy共进午餐总是“火辣”,她在短信里用这个词描述我当前心情。在她的大嗓门下,Katy是一个机智的善于了解流行文化的话痨。 她很喜欢刁钻细节和热爱演小品的性格让我想起年轻的Lucille Ball。她很喜欢细节和喜剧时间让我想起年轻的露西尔·鲍尔。 我上一次见到她在洛杉矶吃午饭时,她出现在比佛利山庄酒店,戴着一顶棒球帽,上面写着:“新生活,谁稀罕?”在一般情况下 - 就比如我不需要赶飞机也没有工作要做的时候,我很乐意等她。 (况且这段闲暇时间可以用来刷Instagram)但今天她感觉到我的恐慌了。

她发短信问: “你已经打包行李(准备要走)了吗,小公主?字面上的, 不是说情感上的。”

我回答:“每次我坐飞机我的情感包袱都超重的”。

她说:“你应该发推特!”顺便说一下,她是推特上最受关注的人物之一。

我问道“这是故意捣乱吗”。

“不,这可严肃多了,我想用完美的头发和化妆来展现我最好的样子,因为我有自我意识的人。”

这些话可不能说服我搭上错过今晚航班的危险,于是,我宣布:“我现在就开始采访了(用短信)!”

“我以为你已经开始了!”

当我在我的iPhone里看着这条信息的时候抬头看到沿着Saint-Germain大道有辆行驶的银色货车,紧接着是积极驱动的小型摩托车,我微笑着。

面包车直接在我的脚下停下来,然后弹出穿着缎面连身衣的Katy。

狗仔队拿着他们的相机跳下他们的摩托车追逐她进入咖啡馆,但我们已经把自己藏进咖啡厅后面角落舒适的座位上了。

和另外两位来自美国游客一样,我们点了法式洋葱汤和火腿起司三明治。 我看着我的手表,是下午3:22,并告诉她:“你最好语速快点。”



 近二十年来,我一直在时尚圈中工作,借此机会我遇到过很多名人。在我见过的明星名单里有一些人不仅仅是有些名气而已,比如罗马教皇,他是最重要的。去年四月,Katy前往罗马参观天主教会的负责人,这是我要跟她聊的第一件事。Katy说:“在我进行亚洲巡演的时候,我与妈妈一起参加弥撒,已经有40年她没有唱过那些福音歌曲了,看着她在弥撒时候的样子让我哭了。它是如此美丽和谦虚,除了神圣之外我联想不到任何其他东西。“

正如她在2010年与Snoop Dogg一同演唱那首歌的标题一样,Katy是一个真正的加州女孩。她出生在风景如画的圣巴巴拉,由Mary 和Keith夫妻俩抚养长大,他们是两位五旬节牧师(玛丽是天主教徒)。Katy从小就开始表演,15岁时离开家去追求音乐生涯。“从九岁开始,我站在聚光灯下,参加了比赛。”不出所料,她的第一个热单,2008年“I Kissed a Girl”因为歌曲内容完全违背两位父母的宗教信仰这首歌并没有获得她家庭的认同,Katy说:“我的妈妈一辈子都在为我祈祷,希望我能回到上帝面前。但其实我从未离开过他,我只是接受了世俗,我接受了物质化的生活,我接受了被我的事业所引导的生活。但是现在我已经30多岁了,我现在需要的更多的是灵性和内心统一。“

Katy是大卫林奇基金会的狂热支持者,该基金会倡导超冥想静坐教育。大卫林奇基金会的首席执行官Bob Roth邀请她在罗马文化委员会共同创建的罗马健康会议上谈论她的经历和冥想的好处,她很乐意地接受了。 Katy说:“我是教皇弗朗西斯的忠实粉丝。他是同情,谦逊,严厉和拒绝的结合。他也很叛逆 - 对耶稣叛逆。“ Katy列出了一些教皇的故事,包括他将自己的圣人命名为她最喜欢的圣徒阿西西的弗朗西斯,并且尽管梵蒂冈拥有奢华的环境,但他坚持自己的誓言。
“他正在让教会恢复谦卑,并与人们重新建立起信心。他非常谦虚,而不是轻浮。“ 他也是动物的爱好者,他经常被各种小动物所包围,这让她想起了她最喜欢的迪斯尼角色,白雪公主。

当凯蒂遇见教皇时,她带了两个人:她的母亲和 Orlando Bloom。Katy小心翼翼地保护她的爱情生活 - 这可能是归根于于她在2012年与Russell Brand失败的婚姻,他们婚姻的破损被她的纪录片《Part of Me》的摄像机捕捉到 - 所以我非常谨慎地进入Orlando的话题。“你可以说关于他的事”Katy小心翼翼地说道。
 
然后就遇到问题了:当明星谈论爱情生活时,这段八卦采访会把整个采访的焦点都夺走了。当Katy Perry与教皇会面,与这个宗教里最重要的人见面的时候,网络上散布的图片却和这个宗教时间无关。“我不希望它成为故事的标题,因为它把要表达的主题都带跑了。”她一边这么说一边嚼着勺子上的奶酪。“而且,这种现象对女性很歧视。当然,我很享受我的恋爱关系,但这是我的一部分,而且我不希望我所做的任何事情都被弱化。“(但是根据记录,她和Orlando都很好,谢谢。)

成为公众人物之后产生的一些噪音是Katy将在余生中与之搏斗的严重问题。 “总会有噪音,”她耸了耸肩。但在过去的一年里,Katy紧密团结的朋友帮助她消除一些负面影响。去年1月,她参加了霍夫曼学院为期一周的课程,据其官网介绍,这是一个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个人成长机构,“帮助参与者识别消极行为和心情,在无意识中找到并发展在童年时期受到限制的思维方式“。

Katy解释她去参加的原因说:“多年来,我的朋友们都去了,而且回来的时候完全恢复了活力,所以我也想去。我已经准备好放弃任何阻碍我成为我最终自我的东西。我曾经有过情绪性抑郁症,去年我心碎了因为,在不知不觉中,我对公众对我的反应有太大的期望和寄托,但是公众没有像我预期的那样做出反应......这让我心碎。“经过十年的紧凑地进行音乐工作和连续打破多个纪录的成功经历后, 她的职业生涯在2017年的Witness专辑上遇到了瓶颈。“音乐是我的初恋,我认为是这个宇宙在对我说:'好的,你总是在说自己有多自爱多忠于自我,但是我们将给与你另一项测试,带走你所有让你舒适的小被窝。然后我们会看到你是否真的那么爱自己。' 于是那种破碎,让我更加强大,更高的权力和与神性重新联系,给了我一个我从来没有过的天地合一的感觉。它给了我一个新的基础。它不仅仅是一个物质基础:它是一个灵魂基础。“



就像手机在卡到不行的时候会重启一样,她在霍夫曼计划中的一周是一种对自我的重启。“我相信,其实,我们都像是电脑,有时我们会通过我们的父母或通过成长的培养环境而中了一些病毒。他们开始在我们的行为,成人生活和人际关系中造成影响。“ 她在霍夫曼的时间经常参与聊天,她从不回避对心理健康的讨论。事实上,当她看到她的朋友在挣扎时,她会向朋友赠送霍夫曼项目的折扣礼券。 “我向所有人,我的好朋友和其他寻求突破的艺术家推荐它。有很多人通过观众验证自我治疗,有的人通过物质,有的人通过不断逃避现实 - 拒绝,退出。我这么沉迷了很长很长时间。“

在霍夫曼之后,她最大的认识是拥有创造力未必需要经历痛苦,“只有经历痛苦的艺术家才能写出好作品”是一种谬论。“我最近和一个人聊过:'嗯,难道你不觉得如果你做太多的治疗,会占据你的创作的时间吗?'我告诉他们:'我们曾经相信过的最大谎言是,我们作为艺术家必须忍着痛苦创作。'”

昨晚,我在巴黎与格莱美获奖音乐制作人Mark Ronson、音乐人 Beck、法国时装设计师Jean-Paul Gaultier一同参加了Katy的演唱会。Katy知道如何做好一场演出:Witness巡演(她的第四次全球巡演,8月在澳大利亚结束)里能看到:彩纸大炮,烟火,巨型火烈鸟,飞行的杂技演员,一个巨大的嘴唇,咀嚼她的中段歌曲,以及她骑行的行星。舞台上Katy请求观众帮助她将她的热门歌曲Hot N Cold翻译成法语Chaud et Froid。

Katy是一个天生的舞台表演者。我在纽约看过这个演唱会;密苏里州圣路易斯;而现在巴黎。“我喜欢演唱会艺术的各个方面。我喜欢梦想,幻想,构成一个新世界。 多年来,我一直喜欢:'我觉得在观众上方坐着棉花糖云飞过会很有趣!'我的团队会说: “好的,让我们看看经费,看看是否可能。”

 对于Katy而言,最难的部分就是耐力:这是一场两小时的表演,每一晚演唱会都是这么长。昨晚的节目是第76场了,当巡演在澳大利亚结束时,她应该已经完成了120次演出。昨晚,我观察到她的一次“快速换装”。她被一个舞台操作员带到巨大的地板下,将她的手锁在一个悬挂在天花板上的金属条上。一个倒计时位于在她的头上,倒计时120秒,而她像一个赤裸的婴儿一样摇晃,一个五人团队甩掉一件衣服穿上另一件衣服,更换鞋子,修饰她的化妆,重新调整她的头发并喂她喝佳得乐。我在Instagram上发布了一个关于其中快速变装的视频,在这个视频中,她转向相机说:“这就是你们以为流行歌手们在后台吸烟或者等待加油时真正做的事情。但其实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在视频中,她穿着黑色皮革紧身衣,单腿采用荷叶边圆点薄纱,当她冲回舞台前面时,她说道:”这个女人正在努力工作赚钱呢!“

演唱会展现了全方位的Katy:“你会看到很有激情的一面,你也会看到为弱势群体发声,你也看到了超级好笑的小品表演。我是说,当我挑战左鲨一起在一架巨型钢琴上跳舞时,我就这么做了。“有些歌手开巡演避开了澳大利亚,因为把所有东西都带过去并不便宜。 (组成Witness巡演的设备需要28辆卡车才能运得完。)但Katy说,即使它意味着超高的成本,她也会坚持这么完成一场演出。 “我花了很多钱,因为我想要一场精彩的表演。我了解现在孩子们注意力很难集中:他们整天都在刷手机,所以让当代人看一场演唱会决不能让他们觉得:'就是这样而已哦?'“

对我而言,她的纪录片中最引人注目的部分是观看她在每次演出前如何深入挖掘自己。 “有时候我我没有使出全力,有时候我的时间非常紧张,有时在我上台之前就有个人问题需要处理。”不知怎的,到时候她就找到了。我告诉她我认为所有女性都需要处理很多很麻烦的事情 - “并且用微笑来度过你心碎的时光”,她打断了我并完成接了我的花。 “我筋疲力尽了。在每次巡演结束时,引用我自己的歌来形容,我都感觉我像是一个塑料袋。“

我们的午餐结束了 ,Katy看着她的表,告诉我她已经很晚了,必须要走了。我几乎赶不上我的航班了,而我已经完全忘记了Katy今晚要完成在巴黎的第二场演出,这将是她在Witness巡演中的第77站。当我要在大西洋上空飞行时,她将在演唱会场馆中在2万个“KatyCats”头顶飞过,带来Firework。

她买了单(我试过抢着买单),我带着她躲过了狗仔队,然后我乘出租车去了戴高乐机场。当我到达机场安检时,我从X光机里看到一张昨晚演唱会的VIP通行证,我拍了一张照。然后我把照片发给她,说我有充足的时间到达机场。

“可能会是头条新闻,”她回复道。 “她迟到了,但这个等待是值得的。”该死,她又对了。
 

赞助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