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公众号
  • 抖音
  • B站
  • Twitter
  • E-mail

【中文翻译】Katy Perry 接受W杂志专访

  • 发布日期: 2017-08-15
  • 分类: 新闻

本文由Katy Perry China翻译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atyperrycn.net  请勿盗文

5月22日,在Katy Perry去拍摄《W》杂志封面大片的半路上,BBC报道了Ariana Grande在曼彻斯特演唱会上的爆炸案新闻。在英国,换衣服的间隙,她在手机上看到了这则消息,她拿给她的公关看。她从衣架上取下一件粉红色的Gucci。

“你看到了吗?A妹的粉丝就是我的粉丝,这太可怕了,太吓人了。”

Katy是一个很专业的人,但是直到拍摄结束,她都放心不下这个糟糕的消息。9月7日,她即将开启她的新专辑的巡演“Witness Tour”。出生于32年前的Katheryn Hudson,在2008年取了现在的艺名。建立了有点性感有点蠢、迎合年轻人喜好和夏日气息的形象。在演出里,她穿上锥形胸罩,从胸里喷出奶油。在情感生活上她和Russell Brand,John Mayer和Orlando Bloom交往过。



 

如果流行乐坛是一所高中,那么Katy Perry就是一位啦啦队队长,随后升级为派对女王,然后转型朋克。说到转型,Katy已经洗去并剪掉了他经典的黑色长发,而且她似乎更对自己满意了。“我必须放松一些脉轮。” 她来摄影工作室时手臂里抱了一只咖啡色的小狗。Katy Perry穿了一件粉红色的运动裤和与之搭配的保暖夹克。她的精灵发型(短发)突显了她又圆又大的蓝色眼瞳也体现了她小女孩的气质。

 

她新颖的中性发型很符合她目前的心境:“我觉得我现在更自由了。”(在W杂志AR版封面配文的所有提议里,她选择引用阿尔伯特·卡莫斯的自由宣言。)她现在这般的转型很可能和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中希拉里·克林顿的失败有关。Katy曾多次为希拉里·克林顿背书站台,她对希拉里的竞选失败和对所有在这个领域的女性感到沮丧。Katy现在带着一个金色的别针耳环作为继续支持希拉里的标志,在她的个人鞋牌系列里有一款以希拉里命名的鞋子。(在一张有H.R.C.的模型照片发到Instagram后,鞋子很快卖脱销。)

 

Perry告诉记者:“我到现在依然对总选结果感到不满,我们还需要继续坚定地反抗。” Perry认为今年秋季她的新身份——"美国偶像"的评委,是一种对于女权主义的声明。ABC电视台将支付2500万美元请她当评委。她在电台采访里说:“我的出场费比节目里任何人都要高呢!” 她对美国偶像感兴趣的原因是她觉得她能在节目里接触到很多励志的年轻人。她说:“年轻的女孩子有那个能力去拯救这个世界!我在竞选活动里亲眼所见,这个想法继续给予我信心。”
 

 

记者:你是怎么写歌的?这次在制作“Witness”时有什么不同?

Katy Perry:过去我用卡带式录音机来录音,现在我直接用手机。我的笔记是各种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大杂烩。而且我有一个老式的笔记本,不是有皮革绑着钢笔的那种,是那种非常老的黑白的笔记本,里面写满了歌词的零碎片段。

 

你在哪儿获取灵感?

我平常有3种方式寻找灵感。1是静坐冥想,我静下心来,放松我的大脑;2是在做按摩的时候;3是在洗澡的时候,每当我洗完澡我都会把我手机开到待机状态。

 

你会在洗澡的时候唱自己的歌吗?

不,我会去想怎么调整歌曲,或者我会唱“I like to move it, move it.” 我和我男朋友边洗边唱好几次了,在洗澡的时候唱歌真的非常有趣!
 

 

你换上短发后生活更自在了吗?

我剪了短发以后一切都变得更有趣了!每天我一起床就可以行动了。我觉得我剪了短发以后解脱了,我现在感觉360°的自由自在。无论是政治上的、精神上的还是性生活上的。我从一切不顺从我的东西中解放了出来。我接受了我30多岁的年龄。我不可能再回到20岁,所以我不得不对我心灵和身体做出一些调整,做到了那些,很多美丽的事物就开始绽放了。

 

你提到你现在已经30多岁了,你最喜欢的生日是怎么样过的?

我是一个派对女孩,每次我的生日都是一个能开超级大派对的借口。我32岁生日,我们在好莱坞的一个退伍军人大厅里20世纪50年代Sock hop风格的派对。那是在万圣节前的晚上办的,那天很靠近我的生日,在派对结束的时候大家都很流连忘返。我听有人说那是他们这辈子最难忘的夜晚。

 

有那首歌让你听到哭?

有很多,我总是很容易被感动到哭。我最近去百老汇看了Dear Evan Hansen,最后我哭的一塌糊涂。Ben Platt的表演触碰到了我心理脆弱的地方。我们都展现了一个虚假的生活,我也感到罪过。但当你把一些都打破时,那就是最有威力的时刻。而且那个演出做到了这点,你最好也去看一场。

 

你有没有为你自己的歌哭过?

有的,我一些歌非常私人化,有时候是关于一些已经不在我生命中的人,有时候是关于一些我未能回报的爱,在上一次巡演里,有几首歌无没办法演唱,因为那实在是太伤心了。
 


你现在又要开始巡演了,你很开心吗?

我在巡演时会不知所措,但又非常喜欢开巡演。人们花时间花金钱来看我。那种联系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那很棒,人们会叫演唱会的保安下去,发自肺腑地唱我的歌,这个时候保安会让他们放松一两分钟。这是一件很勇敢的事:就是不要把保安逼得太紧就好了。

 

我很惊讶居然没有人找你拍电影,你应该主动一点拓展你的副业。

其实我拍过一点,但是这不太正确。我一直都很喜欢当掌权的那个人,所以当我要拍电影的话,我可能会去当一下导演做指挥。我很想做一部音乐剧,不过那要等时机成熟。

 

你的初吻是在什么时候?

我的第一次法式亲吻是在加州的大贝尔湖(也有翻译为"大熊湖"),我和一个在教会里有点名气的女孩一起出去玩,她办了一个女生派对,原本只允许8年级以上的人才能进,但是我去了。在派对上,我们玩了转瓶子的游戏(转到谁就要亲谁),轮到我了,然后转了瓶子,突然间我觉得我嘴里有条湿嗒嗒的鱼。那就是我的初吻。当你只有6年级的时候,法式亲吻没有一点艺术可言,没有节奏,没有美丽的上下摆动,没有浪潮,相反,你只会觉得你嘴里被塞进了一只鼻涕虫。

赞助广告